余辞

司机的双眼从后视镜中扫向后座上缩在一起的我们,只那么一刻。然后开口问他,你觉得你拥有的是挚爱么?你觉得你爱她,因为她也爱你,是吗?那你可以确保这是真爱吗?还是,这只是偏爱呢?

他捏着我的手微颤了一下,我闭上眼睛,听车窗外的雨点打在玻璃上,滴滴答答,扣着心门。装作若无其事的小憩,心里却替他回答,说到底,其实还是偏爱而已呢。

司机继续自顾地说着,从爱讲到情绪,说情绪是太难以捉摸的东西,说内在的欲望暴露在外,反过来束缚我们。他说,愤怒,焦虑,你的情绪,这些杂念控制着你,可是情绪本身就是每分每秒都在改变的啊。

我想,如果这样的话,那就像所有,赋予了主观上美好意义的事物一样,都会转瞬即逝的。拥有是为了失去,相聚是为了离散。爱呢,爱本身也可以是一种情绪吧。那你怎么可以说他是永恒的呢?你爱人,用爱填满自己的满足感抚慰了自己,你的爱怎么会是不求回报的呢?

就像他能给我拥抱却又不相信灵魂相伴,能给予陪伴却又填不满空落的寂寞感。我和他,都是在搭“偏爱”的顺风车吧,又或许,因为我们过于自大的擅作主张,把爱变成消耗品,爱才变得低廉了起来。

惭愧说爱,这样的遗憾,就像慢慢在脑海里淡去了曾经那句,我真的真的,好喜欢你,带来的悸动一样。那些令人感激的美好,都慢慢消失了。

所以,如果爱也可以是一种情绪的话,那我们继续蒙上双眼,活在当下吧。就像我今天突然想对你说的那句,“此时此刻,我特别爱你。”只是此时此刻,没有过去的牵绊,或是未来的束缚,多么轻松的词汇啊。

可是,又能代表什么呢?除了代表这一刻,会是以后回忆里美好的一节,就没有任何长远的意义了。

你说呢。

你要知道,情绪的海,只因为一点波动都会掀起更大的巨浪的,就算是拥抱的锚,就算是,怜惜安抚中递上的救生衣,也锢不住被卷入漩涡后的溺沉。

于是惶恐的幸福,和未付诸的浪漫在那些重蹈覆辙中慢慢消耗,疏离的孤独会像海风般席卷而来,伺机而动,趁着你不得不阖上眼的时间里,当机立断的关上了窗外的月亮。唯独剩下床头那深夜的灯塔,做为唯一的光源给予些许救赎。可是,看看吧,你们窝在一起的灵魂,也在因不安而瑟瑟发抖。

照不到海底的光,隔绝着信誓旦旦许下的忠诚誓言,断线的风筝,溺在海里,飘啊飘。在风好不容易停息的时候降落,泛起泪的涟漪,打碎了那面屏障般的镜,于是那些一切相似的,不断提醒过往的重复,慢慢出现裂痕,像冬转春时那层湖面上脆弱的薄冰,一点点被重量撕裂,从中心扩散蔓延着毁坏的疤。

你沾沾自喜,以为终于逃离开无限循环的噩梦,却掉入透骨的冷,那些破碎的镜片,在肌肤上刻下一道道印记,你在殷红中难以直视的,是那数量倍增的狭小碎片,他们重叠,他们反射,他们哗啦啦地如沙砾一样流下,形成镜像的瀑布。他们落下,在你的肌肤上划过,似是痊愈的痒,抑或是久伤不愈的痛。

你在镜像中溺沉,顾影自怜,想抓住哪怕一点残余的虚像。而暴风后的海面,一往如初。思念被扬入海底,消散了。

可以...吗?

如果
只是因为共情
而流泪的话

可以把痛苦
都先预演一遍吗?

如果
闭上眼就能
逃避的话

可以带上想带的人
一起逃吗?

如果
笑脸也会模糊
上扬的一切都能将我刺伤

可以继续刺向我

让我不要忘吗?


被影子拥抱。

光的触手落在我的肌肤上,不可容忍一般,撕扯我表层强拗的不堪伪装,游走在衣袖间窥探,触须轻抚着那些隐蔽的影下角落。那焦黑色被灼伤的伤口,终究因无法与阴影交融同化而溃烂,从内而外的吞噬鲜活跳动的支撑,它因光的撕扯而扭曲起来,仿佛光的每一次闪耀都像是对它的质问,引它战栗哭泣。那汩汩流出的黑水,聚积起来,化为影子,延展到全身的每个角落,在恰好与躯干重合时,用阴影的拥抱去紧紧填充上所有的疤痕。

这给予拥抱作用的影子,是光的附属物,是被光宽恕的夜晚,是光包容的陪衬,是易被忽视却有沉甸甸意义,是和黎明与夕阳同在的,是共生。光让影延续,那些被拷问的灵魂才有处可栖,才让灵魂在无边无际黑暗降临前,有所慰藉。

我在光下仿佛被世界聚焦一般,它审讯似的追逐着我斜射而来,拂过我的疤痕,寻求想要的答案与忏悔。好在我还有一副,可以被影子拥抱的躯干——使我的灵魂轻飘飘的,尚能无所顾忌的在遮挡光柱的云间穿行,俯瞰我所有的不堪。只有这样,我才不用苟延残喘的逃窜。


我还在被影子拥抱着,一往无前。

夏的雨夜。

莉迪亚就那样托腮着倚在吧台边,时不时咬着插在软饮的吸管上,夜色多么浓烈她都不想醉,或者说,她根本不需要酒精去推进她的情绪,夜晚已经是足够好的催化剂了。

真的要把运气放在那些事情上吗?她敏捷而尖锐地似猫一样的目光随着嘈杂的背音而扫向四周,那些荒诞的反差配色肆意迸发着夜的热量,旋转的硬币,俄罗斯转盘,老虎机,命运和筹码碰撞的火花。极端的热情让所有冷静批判的审视烧成灰烬。沉默,炽热,焦灼,金钱,玩乐,形形色色的欲望,映在她的眼睛里,像复杂精妙的万花筒,一圈接着一圈,层叠不穷。

她咂咂嘴,终于忍无可忍地扯着我的袖口走出拥挤密闭的空间,我顺从的被她引导着,就和往常一样;一路上我们撞翻了餐盘上的酒杯,刮到了准备下发筹码的侍者,蹭倒了标满不菲金额的标牌,我们趁着夜色作乱,横冲直撞。她说,胡作非为才是夜里的信条,这点我从不怀疑。她瘦小却一往向前的背影,在霓虹间来回穿梭,缭乱到我的脚步踉跄着才勉强跟上。

我们来到外面,憋着气走过弥漫呕吐物味道的巷口,我们继续走啊走过几条街,直到街道变得越来越宽,道与道的边缘已经模糊不清,直到尾气和引擎都消散在了黑夜里,直到雨打在我们的脸上,我们眼前的黑都宽阔了起来,直到这时我才觉得自己被扼得发紧的喉咙终于得以释放。我们终于不再吝啬自己的呼吸。雨淋在我们身上,像是灰压压的云朵冷到不行才抖落下了星星,滴滴点点,覆满了与天空相衬的草坪。

青草的气息预告着夏。

我是说如果,如果是我真的就这样任文字像雨一样从我们口中流动的话,偏旁的匕首,沾染酒气的爵士,月光,究竟谁更尖锐呢。她转转眼珠不假思索的接着我的话继续猜测起来,我不知道谁最尖锐——可你知道什么死法最浪漫吗,被那尖尖的月划死最浪漫吧。我开始笑她还没喝酒就说起了胡话,我们像被点燃的导火索,即使是雨水也冷却不了那些压抑在胸腔里的,不切实际甚至不加思考荒谬言论的爆发。那些想法就这样顺着雨水流下,浇灌土壤,滑过茎叶,牢牢扎根,化作新的养分。继续新的轮回。

想到这我却又难过了起来,我想到死,那些被包装的形形色色的死法和归宿,其实渺小稀少的可怜,器官萎缩思想消逝的殊途同归。这样的对比下,呼吸每一口空气的活,是多么的轰烈啊,吮吸痛苦榨干的浆汁,用被划伤过留疤的手继续拾起那些碎片端详轮廓,继续在碎片中寻找一点点星光闪烁,然后呢,继续故作光鲜。

继续,继续,继续。故作光鲜。

可是,此刻我们就这样像两个疯子在夜雨的草地上,向疤痕和碎片对抗宣战,继续胡作非为,继续只言片语的说,继续趁着夜雨一起褪去一切,一切不属于我们的。

我说,我们不会被雨冲散吧。她说,乔,你别犯傻了,我们一直在随雨流动啊——她踩在草坪上这样说着,然后忽然直直的倒了下去,她就是个疯子,但我也学她这样做了。我们躺在草地上,受雨浇灌,湿淋淋的瘫在泥土间,仿佛我们在这片草地上疯狂生长了一辈子一样。

她黏连的发丝粘在额头,侧过脸来对我笑,雨滴从她两个浅浅的酒窝里溅开。

她说,乔,太好了,夏天还有很久才过去....她的低喃快要被雨声盖过了,可我却听的一清二楚,或许是雨让我们心意相通了起来,

....是啊,太好了....夏天过去了,以后还会回来。

他们用描述幸福的词汇
堆砌成一面围墙
在围墙那边
祝我平安喜乐

在那些昏天暗地的日子
一片片甜蜜的诅咒
结成藤蔓蔓延
勒过喉咙里的欲语还休

影子终究不会被光刷成白色吧
那为什么连我唯一的天赋 都要剥夺

关于思念。

思念是被时间的抑制剂所制止的连锁反应,而压制下的回忆却在不经意细节流出的时分,在容差的阈值空隙间暗自发酵,再生长的回忆以倍数繁殖,聚焦放大最美好或痛苦的片段成长。抑制催化,往往一念之差。于是唯有不断不厌其烦的将赌注明天的实验品和今日更新的元素倒入试管中的生活,才能确保稀释中和即将偏离的指标。

可那大多是螳臂压车的徒劳之功,像毫无头绪搭摆的越积越多的多米诺骨牌,是层层倾倒后的不具状残骸。是待下波记忆的浪潮席卷前,就已来不及掩盖的不堪沙堡。是过于腐蚀后依稀可见的斑驳,是眼睁睁看着细沙在破痕容器的缝隙间流逝而无能为力,是哀求祈祷曾经不愿多看一眼的碎石沙砾可以多在瓶底停留,也要细细端详。是在狭长的幽黑隧道中列车呼啸而过而光散去后的冗长回音。是长而远的缥缈钟声,撞击着云,再飘回的距离。

它一直在那,蠢蠢欲动,等一场风的煽动,助燃它的火,烧干泪以后,锤炼更坚强的心。

摆在眼前
正好的体面生活
可触可及
如若学着愚钝
倒可以过

却偏是要去碰那
不显眼的疤
不痒不搔

只是无心遮盖
也要有心褪去层层遮蔽
直至一身赤裸

那道不再冒血的红口
似是痊愈
终究只是似是了

尚有数着疤痕的执着
总比空落来的快活

错像

七月的花
随雨来
在反复上个夏末
许下的愿

蝉重蹈覆辙
未停下
消亡的哀歌

离别还是该到了
片片花瓣
落在一滩雨
汇成的镜中

与虚像重叠
就自以为
抓到下一世的命运了

相遇时
我们靠桩而坐
你朝南我朝北
望着天谈天
像云朵般散漫

你的笑惹得群鸟飞过
于是差点牵起的手
刚好被翅膀震动的频率打断

后来
我们并排而坐
你看风景我看你
看你若无其事地拨弄头发

于是我只能等待
落下的叶子遮住你的眼
便是我被允许亲吻的季节了

你握住我的手
用默契的合力劈开所有
于是火势蔓延
助燃我的波波热潮

再后来
我们弯着腰在秋天
人已成双 林却变木
一切都静了 不说话

我们弯腰着自顾自地忙
踩在败叶上捡枯枝
只想为回忆添把柴火
好熬过下一场冬天